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3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犬之目(1)- 第七章

五分钟后,尹灏硕连同袁冬霜一同出现在古教授的办公室里。一眼望向尹灏硕,袁夏阳的第一个反应是,臭小子你绝对是逃医!还骗我说是医生批准你出院。可不是嘛~我们亲爱的尹同学,脸色是一整个苍白不已加冷汗不断,完全少了健康人应有的正常脸色。照常理,医生是怎样都不会让一个脸色这么差劲的病患出院,少说也要观察几个小时,很明显是尹灏硕自己逃出来了。


这时的古教授不安地坐到原本是用来招呼访客的沙发椅上。袁夏阳早些时候已经替他松绑,基于基本礼貌袁夏阳还帮他倒了杯热茶,原本一直狂抖的手在接过热茶并淡喝了几口后,总算不再颤抖了。


尹灏硕彻底无视了自家兄弟责备的眼神后,拉了张椅子,在古教授面前坐了下来。


[ 教授,你跟林明辉是认识的吧。] 尹灏硕的语气述说出无比的肯定。 


只见古教授深深地叹了口气后,轻点了下头,轻声开口道:[ 何止认识。。。]


[ 如果我没猜错,他还是你儿子。] 尹灏硕望了眼一直在古教授身边徘徊的女幽灵。因为当他提儿子这两个字时,那女幽灵的气场瞬间由淡黄色变成充满怨恨的黑色,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古教授。


原本紧握茶杯的手不禁抖了抖,古教授不得不瞪大双眼望着尹灏硕,[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场震惊的,除了古教授还包括袁氏兄妹,袁夏阳不得惊呼,[ 阿硕,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可能吗?那个林明辉姓林吧?怎么会是教授的儿子?] 


尹灏硕并没有回答袁夏阳的问题,只是接着说:[ 豫沁应该不是第一个被抓的女孩,最近发生的连环少女窒息案,都跟林明辉有关吧!] 说着说着,尹灏硕越发激动,[ 他一直找跟本校有关联的女孩下手是因为他有你在背给他撑腰是不是?!你们父子究竟还要多少少女枉死才愿意住手!] 


只见古教授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拼命摇头,[ 不是的!我没有跟明辉一起行凶!我没有!第一个女孩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是明辉下的毒手。知道他是我儿子是我在第二起命案的附近捡到他掉落的小金牌。那面小金牌是我为前妻特别订做的,正面看会是一面写着“幸福”的普通金牌,但是只要拿到有光的地方呈45度倾斜照耀得话就会出现隐藏的“吾爱”,全世界只有一枚。当我看到那枚金牌呆愣地站在那里时,他回来找金牌我们才会碰上。] 


袁夏阳开口了:[等等!前妻?你离婚了?]


袁冬霜不禁白了自家老哥一眼,这家伙重点完全错放了。


只见古教授轻点了下头,[ 我很爱明辉他妈,但是那时候身为一个普通教师的我,月薪并不丰厚,只能勉强维持三餐温饱。明辉他妈觉得我没出息,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偷偷离开了。她离开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她已经怀上我的孩子,因为她的薄情我也没要找她回来的打算。只是,听说她离开我以后再找的男人是个家暴男,只会对她暴力相向。当初如果知道她有我的孩子再辛苦我也会把她找回来。]


尹灏硕深吸一口气后继续他的推断,[ 所以接下来你觉得亏欠了你家儿子跟你前妻,就帮林明辉拐骗学校的女孩是不是?!]


只见古教授再次摇了摇头,[ 不是的,我接下来都有极力阻止那孩子继续错下去,可他觉得是我欠他的,我应该帮他隐瞒这一切。丢尸的事他不会让我发现也不会让我插手,后面那两起命案我是透过新闻知晓的。第二起命案被发生时,我怕女鬼会找他索命,找师傅帮他画个避魔咒而已。我不知道他会一错再错的。。。]


[ 你这个垃圾,你枉为教授!怕女鬼找你儿子索命?那,那些被你儿子害死的女孩难道就活该不成吗?她们也是有爸妈的!天下父母心!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原本一直静静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袁冬霜再也忍受不了教授自私的行为出声厉吼。


只见古教授被袁冬霜吼的无地自容,只能更惭愧地低下头。


只见尹灏硕依然冷静地开口:[ 我相信你不希望你儿子继续错下去,告诉我,他会把豫沁带去什么地方?如果豫沁出事,他的罪名会更加重!他究竟把豫沁带去哪里了?] 


-----------------分隔线------------------


[ 唔。。。] 意识逐渐回归,简豫沁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的后颈项超酸痛的!缓缓睁开自己的眼帘,发现自己处在一间貌似废弃仓库的地方。自己的双手还很不争气地被反绑在身后。


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记得有同学告知自己刚呈交的报告出问题了,便随着那位同学去到古教授的办公室,到了办公室却看到古教授被绑成一粒粽子状捆在椅子上。好意帮忙松绑的结果是被人从背后偷袭成功。


记得临昏迷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是?就在简豫沁还在努力思考时,仓库的门再次开启,一道身影由远至近来到了简豫沁面前。[ 小美人,妳醒了吗?]


望着眼前人,简豫沁意识到为什么那个人的身影如此熟悉了,这位不就是本校出名的模范生林明辉吗?获奖无数的他,一年上台领奖无数次,想不熟悉他都难。[你是林明辉?]


只见对方露出开心的笑容,[ 小美人妳认识我吗?我好开心!]


简豫沁不禁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吐糟道:[ 全校没人不认识你吧?你可是当红炸子鸡。]


只见林明辉笑的更开怀,[ 原来我在小美人心中这么重要吗?] 显然某个家伙在自我陶醉中。


不用问都知道眼前的家伙有问题,想做朋友的话可能对自己绑手帮脚吗?快速在脑袋中想好点子后,简豫沁立刻痛苦地呻吟,[ 明辉啊!你把我的手脚绑太紧了,可以帮我松一松吗?疼死我了。]


眼前的男生并没有立刻行动,只是微眯眼睛怀疑道:[ 如果帮妳松绑妳会逃走吧?]


简豫沁就知道对方没这么容易替她松绑立刻可怜兮兮地哭道:[呜呜。。。 坏人!你都不是有心要做朋友的,哪有朋友把自己朋友绑成这样的?]


只见林明辉突然转身离开了简豫沁的视线范围,再出现时他手上多了一罐药罐,[ 小美人,我真的好喜欢妳哦!自然也不想伤害妳,妳乖乖把药吃了我就替妳松绑好吗?] 


林明辉笑的一脸无害开始往简豫沁步步逼近。看着越来越靠近的变态,用膝盖想都知道他手中的药物有问题!如果真的被喂这些药物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她简豫沁是打死都不会吃这些药的,问题是谁来救她啊!!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仓库老旧的铁门被用力踹开了。原本昏暗的仓库房立刻被阳光照亮开来,刺的简豫沁的眼睛微眯了一下下,逆着阳光简豫沁看到仓库门口站了两个人影。


被突然的破门声吓了一跳,林明辉立刻往门口处看同时喊道:[ 谁?!]



只见他们一前一后缓缓地踏进了仓库,率先开口的是一把冷的可以冻结一切的男声,[ 林明辉,放了那女孩。你一错再错,只会把自己的罪行加重。]


随着门口两人的靠近,简豫沁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她就知道他们一定会从变态手中把她救出。


只见林明辉一阵冷笑,[ 呵呵,就凭你们两个要救小美人?凭什么?]


似乎被对方嘲讽的态度激怒了,另一个男生怒骂,[ 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把我们最好的朋友给绑走!我袁夏阳今天一定要让你后悔做了这件事!] 


林明辉笑的更猖狂,[ 让我后悔?凭你吗?不自量力的家伙。]


不再让对方继续废话下去,袁夏阳跟尹灏硕打了个眼色后,便往林明辉的方向冲去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混蛋。



就在双方扭打期间,尹灏硕已经快步往简豫沁被捆的方向走去开始替对方松绑。[ 豫沁抱歉来晚了,没事吧?]


近距离的接触,简豫沁才发现今天的青梅竹马不太对劲,[ 阿硕?你今天的体温是不是偏高了?] 简豫沁真心希望是自己的错觉才好。



而跟林明辉对打的袁夏阳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小子刚才会用这么狂妄的语气呛他们了,看他外表斯斯文文,正式打起来才发现这小子是有练过的,拳拳到肉。袁夏阳渐渐处于下风,见情势不利于自己只得喊道:[ 阿硕你是好了没啊?]


趁袁夏阳一个分神,林明辉一个左勾拳往袁夏阳脸颊挥去,为了躲避这拳的攻击,袁夏阳倒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


见袁夏阳退开来,林明辉随手拿了一支棒球棍粗的木条往尹灏硕与简豫沁的方向冲,[ 臭小子!不准碰我的小美人!]


原本应该很容易就解开的绳子,尹灏硕迟迟结不开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林明辉把绳子绑成了死结,如果没有利器割断的情况下,这条麻绳根本就解不开。[ 混蛋!竟然把它绑成死结了。]尹灏硕自喃。


一直注意着林明辉的简豫沁见对方手持木棍来势汹汹,惊呼,[ 阿硕危险!]


其实不需要简豫沁提醒,尹灏硕也感觉到背后的杀气。可是头昏脑胀的感觉再次回来了,可想而知是保健室打的退烧针药效退了。可恶!怎么选在这个时候?





。。。待续中。。。






闲聊下。。。 阿碩躲得了林明辉失控的攻击吗?另外来公告一下,《犬之目》第一部即将进入尾声咯!第一部的故事下篇完结~有第二个部,第二个故事吗?绝对有啦!留了这么多伏笔没有的话会给好友拍死冲马桶。>w<同样的,有错别字&语法要纠正的,欢迎留言。有读后感的一样欢迎留言哦!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们,感恩!^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