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305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因与聿同人] - 真相 (5)

 一大早的,虞夏进警局上班还不到十分钟就听到一把超欠打的声音自他面前响起。[ 老大,怎么这么早?昨天酱迟才收队我还以为你一定会迟进来呢?] 虞夏抬头狠狠地瞪了眼前的人一眼后继续自己的工作。某个不知死活的法医依然选择挑战极限 [ 老大,别这么冷谈嘛。。。我昨天可是赶通宵才完成了手上这份验尸报告的哦!]  说完还扬了扬手上的文件。



这时的虞夏额头已经开始冒青筋了 [ 没有别的事,放下报告就立刻给我滚蛋!] 严司又岂是省油灯立刻就露出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 [ 老大。。。你。。。你。。。] 就只差他还没拿手帕出来咬而已。虞夏终于忍无可忍了,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就要一拳往严司身上招呼下去。救兵出现了 [ 严司!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快点报告!] 黎止泓的出现让严司免了一场皮肉痛。基于礼貌虞夏收起了拳头并打了声招呼 [ 黎检官。]



严司无奈的打开报告 [ 好啦!好啦!原本还打算和老大玩多一下呢?] 但是,当他发现到虞夏的脸比包公还要黑后立刻切入正题 [ 就经过解剖后,证实了我先前所说的,死者是被人以硬物打中头部后才勒死的,所以是谋杀。] 虞夏听了后,点点头 [ 还有什么吗?] 



[ 接下来就不是我的工作了,你看玖深小弟那里的报告是什么吧。我呢?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洗个澡再好好补个眠。] 说完严司便把手搭在黎止泓的肩膀上 [ 我说前室友,有兴趣陪我去吃个早餐吗?] 说完也不顾黎止泓的意愿就拉着黎止泓往办公室门口走。正要走出去时,严司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回头 [ 对了,老大忘了跟你报告一件事。我在死者的胃里发现了少量的白兰地哦!已经交给玖深他们去化验了。]



严司话才刚说完虞夏小组里的其中一个同僚已经冲进虞夏的办公室了 [ 老大,有人报案又有命案发生了!] 严司一听立刻苦着一张脸惨叫 [ 我的睡眠!!我的早餐!!别离开我啊。。。] 严司还没啊完便让虞夏给一拳打断了 [ 闭嘴啦!吵死了!你再叫下去我就让你永远都不用叫!] 面对虞夏赤裸裸的威胁严司立刻识相的闭嘴了。



---------------------------------分隔线-------------------------------------



虞因发现女鬼的踪迹后更加无心上课了,每上个几分钟就不时望向窗外确认女鬼是否还是待在原位。虞因最后一次看向窗外时女鬼消失了 [ 放弃了吗?] 虞因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放弃什么?] 虞因的身旁突然响起一把声音把虞因吓了一跳,待他回过神定睛看是谁吓他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 一。。。一太!!你怎么会在这里?不用上课吗?] 一太笑笑的回了眼前人的提问 [ 你没听到下课的钟声吗?] 这时,虞因才惊觉教授早就不见人影了,班上的同学也已经开始三三两两的收拾着自己的物品准备离开。[ 原来下课咯。。。是说一太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呢?] 虞因记得和一太似乎并不同班。



[ 就阿方叫我来约你看要不要打球,因为队员并不是很足,他先去定场地了。] 一太把虞因接下来可能发问的问题给一并回答完。[ 原来如此。。。] 虞因一边回答一边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 不要了,你帮我跟阿方说一声抱歉,因为我等一下还有东西要做。] 



一太耸耸肩 [ 好,我再跟阿方讲好了。] 这时,虞因的东西也收拾好了 [ 就酱。一太我走先。] 说完虞因便把自己的背包甩在肩上要离开。[ 阿因,你最近最好小心一点,尽量不要一个人独处哦!能和你弟在一起就尽量,不要落单。] 虞因惊讶的转过头望向一太 [ 一太,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太只是回了虞因一个淡淡的微笑 [ 没什么,就突然有这样的感觉。] 



又是这个答案,虞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前的人了只能说 [ 谢谢,我会尽量不让自己落单的。] 



离开教室后虞因还在想 [ 这次的女鬼怎么这么好商量?才缠一阵子就走了?] 虞因万万没想到的事女鬼只是转移了阵地而已并不是走了。虞因是走到停机车的停车站才晓得,就在虞因戴上安全帽并打算发动车子时,那女鬼就突然出现在虞因眼前以灰白色的眼睛直直望向虞因。


[靠!!]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虞因不禁飘出一句脏话。[ 我说大姐,你要伸冤应该是去找警察或是有能力的人吧?你找我是干吗?] 女鬼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望着虞因。最后,是虞因先阵亡 [ 好啦!好啦!我帮你报案可以了吧?藏尸地点是不是今天我经过那条暗巷?] 只见女鬼点了点头。



虞因决定这次一定要匿名报案。否则,让家里两位大家长知道不杀了他才怪。



-----------------------------分隔线-------------------------



晚上七点多时候,原本就待在客厅看电视的虞因和坐在一旁看原文书的少荻聿听到了开锁的声音。不意外的虞家大家长回来了。虞因回头望了玄关一眼 [ 大爸,回来咯!二爸叻?] 虞因来一招明知故问避嫌。



[ 阿因,小聿,我回来了。夏吗?今天警局接到一通匿名电话说有命案发生了。所以今天夏应该会留在局里过夜。等一下忙完这里的东西就要给夏送换洗衣服和晚餐过去了。] 说完虞佟便把从外头打包的晚餐拿去厨房弄热。



少荻聿则立刻丢下手中的原文书跑去帮虞佟的忙了。虞因则在暗自庆幸自家的大爸和二爸应该没发现异状吧。过了大概五分钟香味自厨房处传来,接着便听到虞佟的声音 [ 阿因,吃饭咯!] 甫一坐下虞因便问 [ 大爸,这次是什么案件?] 虞佟只是笑得很灿烂的回答 [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虞因自然没有忽略虞佟灿笑背后的黑气 [ 当我没问。] 



正欲动筷时,虞因想是想到什么时 [ 大爸?] [ 怎么了?] 虞佟原本也打算进餐了因虞因的呼唤而抬起头看向自家儿子 [ 就。。。] 虞因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 虞佟决定放下手中的筷子聆听自家大儿子的提问。[ 就大爸,你认识宋韵宁这个人吗?] 虞佟一听这名字愣了一愣才说 [ 没,没听过。你从哪听来这名字的?]



虞因露出狐疑的脸色 [ 没听过吗?怎么觉得这名字似曾相识?] [ 真的没听过,你会觉得熟悉应该是因为它跟你母亲的名字相似吧。你忘了你母亲叫宋芸妮吗?] 虞佟巧妙的掩盖了刚才不到两秒的失常。[ 大概吧。]说完虞因开始动筷了,他并没有告知虞佟那天他碰到醉汉的事,虞佟刚刚失常的两秒他尽收眼底,他百分之两百的肯定虞佟绝对有所隐瞒。




。。。待续中。。。




闲聊下。。。

虞因绝对不是笨蛋,如果连虞佟的失常都看不出的话他不就白做他儿子二十年。所以叻,这篇是要交待虞因起疑,第二具尸体被发现就酱。。。另外欢迎留言纠正语法& 错别字哦!!^^ 当然,有什么个人感想也是欢迎留言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