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302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因与聿同人] - 真相 (12)

两天前。。。

[ 可恶!] 原本拿在手中的酒杯被狠狠地甩向墙面,红酒的痕迹就像鲜血般在纯白的壁纸上晕开来。柯易昊怒气冲冲地走向倪振良处 [ 我说总裁,您的儿子现在逃家!是不是应该想个法子把他回来啊?] 说带字时,柯易昊的语气明显加重了不少。



倪振良冷冷地看了柯易昊一眼 [ 柯特助,现在是我儿子逃家,不是你儿子。怎么你比我这个亲生父亲还要紧张?] 柯易昊怕倪振良看出了什么赶紧换了一副嘴脸,语气立刻恭敬起来 [ 我说总裁,您那是什么话?能找回亲生儿子,属下替您高兴啊!问题是他现在逃离了,我替您感到难过啊!父子都还来不及有一番感人肺腑的相认他就逃了,我替您不值啊!] 倪振良淡然地开口 [ 多谢关心。要阿因一时之间接受我是他的生父,我知道他接受不了。何况,这二十年来我也没尽过身为一名父亲应该有的责任啊。。。他不接受我也是应该的。。。] 说到后面倪振良不禁感慨起来。



柯易昊见苗头不对立刻挑泼起来 [ 哟。。。总裁,话可不能这么说。阿因怎么说都是您亲生的,本来就应该留下来好好孝顺您才对。古人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为了逃家连自残都做得出。怎么说都应该把他带回来好好管教一下才对。] [ 闭嘴。。。] 倪振良突然出声制止了柯易昊继续说下去。[ 总裁。。。] 柯易昊还想多说些什么。[ 我说闭嘴!!] 倪振良突然吼向对方。[ 看到阿因自残我就知道这个儿子我要不回了,因为他宁愿死都不要留在我身边!] 倪振良永远都忘不了房门打开那一霎那,虞因失去意识,脸色苍白,浑身浴血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情景。怒吼后倪振良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 [ 况且,十五年前是我先害韵宁香消玉殒的。这应该就叫现世报吧。。。呵呵!] 柯易昊阴沉地看着眼前人。[ 所以说总裁您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 打算?对啊,我还能有什么打算呢?为了求再见儿子一面,十五年前种的因应该要有个果了吧。。。] 柯易昊听了以后脸色更沉了,但他依然保持着平时的语气 [ 总裁,您的意思属下不是很明白。可以再明确些吗?] 倪振良边摇头边冷笑地说 [ 柯特助,你懂我的。何需我再说明呢?况且,通过这个方法让阿因知道我有担当也好啊,看我这一世人还有没有机会听他亲口喊我一声爸。]



[ 倪振良,你确定你要这么做吗?除了你我也很有可能会因此而被逮捕。] 第一次柯易昊不再以总裁称呼对方。[ 我不在乎,十五年前的事应该做一个了结了。我也不打算再听命于你,因为听命于你我已经害死两个员工了。。。而你也必须为严诗玲和许明辉的死接受法律的制裁。] 听罢,柯易昊立刻狂笑起来 [ 倪振良!言下之意你是打算去自首吗?你一定要做到这么绝吗?!想要我一起陪葬!你做梦!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后悔,一定!] 说完,柯易昊便狠狠甩上门,自倪振良眼前消失。



一心只想得到儿子原谅的倪振良完全看漏了柯易昊搁下狠话时眼里透露的不甘。他只是一味的想着要在这两天把公司的大小事务都交代清楚后便去自首。



--------------------------------分隔线-----------------------------



放学钟声一响起,少荻聿便赶紧拿了自己的背包走人。只因刚才午休时,虞佟有通过电话告知昏睡了两天的虞因清醒了。自毒香事件以后,少荻聿发现虞因甚至是有关虞家的一切都在他心中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位子。虞因昏睡了两天他也足足担心了两天,现在知道他醒了当然必须立刻赶去关心。



很幸运地,虞因住的医院离少荻聿的高中并不远。步行了大约十分钟,少荻聿已经在医院大门口了。前往病房途中,少荻聿心中的不安再度冒起 [ 奇怪?阿因不是回来了吗?怎么还会如此不安?] 少荻聿不禁反问自己。可当自己快到病房门口时,看到倒在地上的两名警员,少荻聿清楚知道出事了!他二话不说边往来时路跑边拿出手机打算找人求救时,虞佟和虞夏出现了。只见虞佟手中拿了个便当,很明显是刚从食堂回来。



[ 小聿,放学了?我也正要拿东西给阿因吃,一起走吧!] 虞佟露出一贯的和蔼笑容对少荻聿说。但是,很快地虞夏便发现了少荻聿难看的脸色 [ 小聿,怎么了吗?] 经虞夏一提虞佟也发现了少荻聿不对劲而停下脚步。少荻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开了自己的身子指向病房门口。看到倒在地上的警员后,虞佟和虞夏对望了一眼,警惕地往病房处走去。到达房门口后,虞夏更是拿出了自己的手枪做准备再一脚把房门给狠狠地踹开。可面对他的除了凌乱的床铺以外,并没有任何生人的气息。虞佟则是忙着把两名遭偷袭的警员救醒好询问状况。



这时,虞夏的手机响了起来 [ 喂, 虞夏。] 五分钟以后虞夏挂了电话并神情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兄长。虞佟赶紧问 [ 怎么了吗?是抓走阿因的人打来的?] 虞夏摇了摇头 [ 不是,刚才的电话是小伍打来的。他说局里来一个人要自首并打算交待十五年前车祸的真相。] 虞佟淡然地看着自己兄弟 [ 倪振良吗?他终于打算出来了吗?] 虞夏憋了眼旁边,只见少荻聿依然静静地站在一旁并满脸疑问。于是,虞夏只得开口 [ 小聿,我和佟必须回局里处理一些事,我们应该知道阿因在那里了,不用担心,你先回家。] 见状,少荻聿也不便多说些什么只得回家等消息。双子一见少荻聿离开,立刻前往警局。



------------------------------分隔线------------------------------



在拘留所里,只见倪振良一脸憔悴地坐在那里等候虞佟的到来。[ 倪先生,我们终于见面了。] 听到声音的来源倪振良抬起了头。只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很快他便知道开口说话的是有戴眼镜的那个 [ 你就是韵宁的青梅竹马,阿因现在的父亲---虞佟吗?] 虞佟点了点头 [ 对,你要交待什么?] 倪振良叹了一口气后,便把当年如何和柯易昊还有许辉明三人一起在虞佟的煞车板上动手脚的来龙去脉告知虞佟,并相当后悔当初的一念之差造就了往后无法挽回的局面。虞佟听完以后皱了皱眉 [ 就这样?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忘了交待?] 倪振良再次叹了口气 [ 没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害死韵宁是我一生的痛。。。] 虞夏可没有虞佟那么好的耐心二话不说立刻抓住对方的衣领吼道 [ 混帐!你到底把阿因藏在那里?不说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倪振良茫然地看着虞夏 [ 你在说什么?阿因不是逃出来了吗?] 虞夏一听火气更大立刻一拳往对方的脸上招呼 [ 妈的,你少在那里装蒜!不是你带走阿因还有谁?你嫌害他不够吗?混蛋!] 这时,倪振良的手机响了起来,在虞佟眼神的示意下倪振良按了接听建同时转换成扩音 [ 喂。。。] 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三人同时瞪大了双眼 [ 亲爱的总裁,您还记得我吗?要自首可以哦!千万不要把我供出来。] 倪振良强装镇定地问 [ 我凭什么听你的?] 只听见对方传来一阵狂笑 [ 哈哈哈。。。总裁由不得您哦!你的消息还真不灵通,看样子您不知道您的儿子在我手上吧?] 



倪振良立刻惊慌地反问 [ 你抓走阿因干吗?他还有伤在身你不要乱来!] 柯易昊调侃道 [ 哎呀呀,总裁我就是知道你在乎他啊!不然,我抓爽哦!] 倪振良立刻回答 [ 我什么都答应你,拜托你别伤害他!] 知道倪振良心慌柯易昊也只是凉凉地开口 [ 好啊!要回你儿子可以哦!但是你必须签一份协议书,证明你一切的犯罪与我无关如何?] [ 我什么都答应你。] [ 总裁好好哦!那今晚午夜12点就在盛天集团顶楼碰面,虞因是生是死都要看您咯!哈哈哈!嘟。。。嘟 ]





。。。待续中。。。





闲聊下。。。


我没食言哦!这篇我加长了((某星---虽说加长了可感觉上好像没什么加到叻。。。) 虞佟和虞夏有救回来吗?我尽力了。。。大结局会在下一篇哦!敬请期待!!欢迎留言纠正错别字 & 语法哦!当然,有任何读后感也是无限欢迎哦!最重要当然还是感谢愿意进来点阅的读者咯!感恩,感恩!^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