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星生活

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28929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因与聿同人] - 真相 (13) *完

 这时,一个穿着医院病服的褐色卷发青年靠坐在盛天集团顶楼的门旁被夜风狂吹着,原本就没有什么血色的脸,在夜风的袭击下更显苍白无力。对方看他现在弱不禁风的样子,竟然很放心的没有捆绑他钳制他的行动。他不是没有想过逃跑,可自身的体力根本就不允许他这样做。[ 姓柯的,你抓我来是想怎样?] 无力的声音若不仔细听还真的会消散在风中。



[ 哟。。。虞因小朋友,你醒啦!我刚和亲爱的总裁通过电话呢。] 原本刚挂电话在欣赏夜景的柯易昊在听到虞因的声音后立刻转过头来看着他。虞因无力地冷笑了两声 [ 呵呵。。。所以说是倪振良派你来抓我的?] 柯易昊立刻露出一副沉思的样子 [ 怎么说呢?如果我说抓你来不是总裁的本意。。。而是我呢!] 乍听下虞因茫然了 [ 什么?不是倪振良的意思?] 柯易昊走到虞因面前蹲了下来 [ 对啊!虞因小朋友,我和亲爱的总裁翻脸咯!想我这辈子可是替他劳心劳力啊!他这家伙竟让完全不懂得知恩图报。不过呢,你还是主要原因啊。] 虞因恍然大悟 [  难道说和十五年前的车祸有关?你们究竟和那场车祸什么关联?因为那场车祸你们究竟还断送了几条人命?]



虞因接连的几个问题只迎来柯易昊更为猖狂的笑声 [ 哈哈哈!小朋友你真的想知道吗?跟你说也没关系,反正有你这张皇牌在手,总裁一定会听命于我。你知道最近的两起命案吗?两者都是盛天集团的员工绝非偶然哦!因为两人都.是.我.杀.的。] 柯易昊最后几个字还特地一字一顿的说只怕对方听不清楚。虞因闻言瞪大了双眼 [ 原来凶手真的是你!他们究竟和你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让你必须痛下毒手?] 柯易昊站直了身后才缓缓回答 [ 也没什么,男的当年的车祸他有份参与哦!衰就衰在他贪得无厌,一而再地跟总裁要遮口费,也不想想今天的盛天集团是我和总裁如何打拚回来的,就只会狮子开大口,这种人根本留不得!] 说到许辉明他是越说就越咬牙切齿,凭什么当年企划整件事是三个人,最后利益得最多反而是最没贡献的那个?他的角色也只不过是刻意弄碎虞佟的车镜,让虞佟的车进厂维修好让他和总裁有机会下手而已。



看到虞因惊恐地看着他,柯易昊知道自己失态了,重新蹲回下来笑了笑继续说 [ 至于那个女的嘛!只能怪她运气不好,因为她听到了不应该听到的东西,所以她一样得死!] 这时,警车的警笛声由远至近传进了两人的耳中。柯易昊笑笑地看着眼前人 [ 看样子,我还是迟了一步,总裁去警局自首了。。。就不知道他有没有把我是共犯的事说出来呢?] 虞因只是冷冷地开口 [ 就算说出来也是应该的,你害死这么多条人命,让你逃到今天已经是上天给你的极限了。] 突然,柯易昊狠狠地抓住虞因受伤的手腕,使虞因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姓柯的,很痛耶!放手!] 虞因无力的挣扎着。



柯易昊一手抓住虞因另一只手则在口袋里摸索似乎在寻找什么。找到了以后他也不急于拿出而是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 小朋友,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说你是我的皇牌吗?原本是打算抓你来威胁亲爱的总裁乖乖听话的,很明显我迟了一步。既然总裁完全不顾过往我对他的帮助,那么我也要他百年后。。。无.子.送.宗!!] 东西拿出口袋后,银光自虞因眼前闪过。 这时的虞因终于看清楚他要拿的是什么东西了。



-----------------------------分隔线------------------------------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天台的门被狠狠踹开了。一听到脚步声,柯易昊立刻机警地抄起原本靠坐在门旁的虞因后退至矮墙处。踹门进来的当然不会是别人,虞因看到对方时已经大喊 [ 二爸!] 经虞因一喊虞夏当然有注意到他 [ 臭小子,你很烂耶!竟然给同一个混蛋连抓两次!你回去皮给我绷紧一点!] 虞因不禁在心里抱怨 [ 臭二爸,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训我。。。] 



虞佟和倪振良也陆续从虞夏身后现身,倪振良更是激动地开口[ 柯易昊,有话慢慢说!千万别伤害阿因!]柯易昊冰凉的匕首早就无声地抵在虞因的脖子上,他凉凉地开口 [ 哟。。。怎么这么人齐啊?总裁,您不乖哦!属下不是吩咐您在还没和我签协议书之前别去自首吗?] 说完匕首自虞因的脖子移到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腕上再毫不犹豫地用力割了下去!血立刻从伤口缓缓流出。



虞家双子和倪振良见状都瞪大了双眼 [ 柯易昊!] 倪振良欲冲向前可被虞佟拉住了。不为什么,只因柯易昊的匕首再度回到虞因的脖子上。看到倪振良的表情,柯易昊笑了[ 总裁,看到自己的儿子受伤,心是不是很痛啊?两天前我就告诉过您,如果您坚持自首一定会后悔的,不是吗?不知道放任虞因的血继续流会多久才流干呢?] 虞夏听到这里简直是火到不行 [ 柯易昊你这个王八蛋!敢在警察面前伤人你还当真台湾没有皇法可言了吗!] 就在虞夏开火之际,倪振良已经静悄悄的往柯易昊处靠近。



[ 哈哈哈!说到重点了,我就是看你们这班废才没有用,怎样?如果有用的话十五年前的案早就破了!还需要等今天总裁自己去自首吗?] 这时的倪振良已经顺利地靠近虞因了。出其不意的,他抓住了虞因的手。柯易昊发现到不对劲时,更用力的抓住虞因,不让倪振良有机会救走对方。在挣扎期间柯易昊竟然把虞因甩出矮墙外!要知道矮墙外是整八层楼高的水泥砖地,摔下去必死无疑。



虞因也顾不得手腕上的伤在柯易昊甩他出去那一刻紧紧地抓住矮墙边缘。倪振良见状立刻把柯易昊撞开抓住虞因的手 [ 阿因,我知道你不认我,没关系!但是,我求你千万不要放手,我。。。唔!] 倪振良话都还没说完背上立刻传来一阵剧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了疯的柯易昊在虞夏还没赶过来制止他以前,就把手上的匕首往倪振良背上插。[ 倪振良!我杀不了你儿子我也要你陪葬!哈哈哈!] 但是,柯易昊似乎忘了,能藏在口袋的匕首(就好像瑞士刀大小)如非刺中要害又怎么死的了人呢?



最后,虞夏必须联合多两名警员的力量才成功把发了疯的柯易昊制伏。而虞佟在虞夏制伏犯人之际也已经和倪振良联手自矮墙处顺利把虞因拉回上来。脚一沾地,虞因便如断了线的木偶般倒了下来 [ 阿因!] 虞佟和倪振良同时喊道。虞佟更是第一时间把虞因抱起,虞因漾起了一抹无力的微笑 [ 大爸,我看我这两天流的血如果拿来捐应该会救不少人。。。大爸,我好冷,好睏,让我睡一下好吗?] 说完虞因的眼睛缓缓闭上。



--------------------------------分隔线--------------------------



[ 阿因,阿因。] 朦胧中虞因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睁开眼睛后呈现在眼前的是白茫茫一片。[ 难道我死了吗?] 虞因不禁自问 [ 阿因。] 那把女声再度响起。看向声音来源,虞因终于看到一个模样和自己有七分像的女人正温柔地笑着呼唤自己。[ 妈?难道我真的死了吗?] 他不甘心啊!他才二十出还有好多东西没经历过,他还没带小聿吃完全台湾的布丁,他还没好还孝顺自己的大爸。最重要的是他不想死了以后骨灰还要被二爸冲进马桶!



美丽的女子笑笑地摇了摇头 [ 傻孩子,你不会死的。如果你命该绝,你在矮墙悬挂时我就不需要在下面帮忙托住你防止你摔下去了。] 的确,以虞因当时的体力根本就不可能撑这么久的时间还没摔下去,他自己也察觉到是有一股力量托住自己的。[ 你只是暂时灵魂出窍而已,回去吧!] 说完韵宁轻轻地推了虞因一把。在虞因完全离开以前韵宁补充了一句 [ 振良,你就原谅他吧!我看得出他后悔了,因为即使有伤在身他也没有想过放开你的手,替我把佟还有夏照顾好。] 韵宁的声音逐渐远去。



再度睁开眼,仰入眼帘是熟悉的白色天花板和好几个人担心的脸孔,一把欠揍的声音立刻传入耳中 [ 被围殴的同学,你总算清醒啦!你知道昨天你刚从鬼门关走一圈回来吗?] 严司绝对没有吹牛,因为昨天虞因被送进来急救时,心脏更是一度停止跳动,吓坏现场所有人。所幸一分钟后他恢复了心跳。虞夏懒理身边的法医狠狠地给了某法医一拳让他闭嘴。



[ 阿因,好点了吗?] 虞佟担心的问。虞因点了点头 [ 大爸。。。] 虞因欲开口说话才发现因为失血的关系自己的喉咙干的可以。虞佟见状立刻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让虞因润一润喉。喝过水后虞因好多了 [ 大爸,倪先生有没有怎样?] [ 他没事,只是小伤而已。] 虞夏知道父子接下来的对话,外人不方便听,便把人全部都掏出了病房并镇守在病房门口防人偷听。



见人都走完后,虞因暗自在心里感谢虞夏的动作。[ 大爸,我有看到妈哦!她说她看得出倪先生对我们的愧疚叫我们原谅他。。。] 虞佟点了点头 [ 如果这是韵宁的最终决定我会尊重。] [ 大爸,还有一件事。。。] 虞因欲言又止。[ 什么事?] 虞因想了想还是摇头 [算了没什么。] 望着自己的儿子欲言又止他当然知道他想什么 [ 你想认回倪振良对吧?] [ 大爸,我。。。] 虞佟笑笑地轻抚虞因的褐色卷发 [ 没什么,既然已经选择了原谅他,你要认回他我没意见。可你要有心理准备,他除了是是十五年前车祸的企划人,更是十五年后两起命案的帮凶,他唯一的刑法很有可能是终身监禁。] 虞因闻言只是点了点头 [ 我知道,要认回他,也只是为了告诉他我和妈都已经不怪他,原谅他了,我始终都是你虞佟的儿子。这个答案一辈子都不会有所改变。] 父子俩相视而笑。



-----------------------------------分隔线-------------------------------



一个星期后。。。



[ 阿因,医生说如果没什么后遗症,你明天就可以回家咯!] 虞佟一边削苹果给自家儿子一边说。[ 太好了,一直待在医院无聊死了!小聿虽然有陪我可都只是顾着看书不和我聊天。。。] 虞因不禁抱怨起来。而少荻聿依然坐在一旁静静地看书不理会发唠叨的兄长。虽然说他住院期间李临玥和阿关那班损友都有来探望他并亏损他,可他们终究得上课不能天天陪他打哈啦,他呆在医院都快生毛了,听到明天就可以出院当然很开心。



[ 阿因,切好了。] 虞佟递给虞因的苹果是已经切成兔子造型的苹果块,虞因不禁在心里佩服自家大爸的刀工。[ 谢谢大爸。] 接过苹果块后,虞因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电视遥控器按下了开关钮打算看一下有什么新闻。[ 现在为您播报的新闻是几个星期前轰动一时的盛天集团员工双尸命案。据本台记者得到的独家消息,主要犯人柯易昊已于昨日凌晨三时许在牢房悬梁自尽,得年四十岁。。。] 



虞因原本拿在手上的苹果掉了下来,他转过头来震惊地看着虞佟 [ 大爸,柯易昊他。。。] 虞佟点了点头 [ 对,看样子夏没办法把消息全面封锁。听讲他他入狱以后每晚都在大吵大闹,内容大多是叫那些被他害死的人放过他。] 虞因听了以后点了点头 [ 对啊!他应该是有所觉悟了。] 



虞因叹了一口气后看向了窗外的蓝天 [ 妈,当年害死你的人逃不过良心的谴责,已经踏上黄泉路了,你也应该安息了。] 蓝蓝的天空似乎隐约地出现了宋韵宁的样子并温柔地对虞因笑了笑再消散在空中。






。。。(完)。。。





闲聊下。。。


耶!我终于打完了!!为了打结局我可是花了四天的时间啊!!!((撒花。。。) 只能说完结篇好像严重爆字。。。=.=!! 如果我真的写阿因领便当会有多少因迷要追杀我呢?我是维持一贯的作风啦!就是善恶终有报咯!《真相》到这里是告一段落咯!是说有人想看小海和虞佟的番外吗?有的话就留言表示支持一下啦!有任何读后感想小女子无限欢迎。当然还有欢迎纠正错别字 & 语法咯!最后的最后当然是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啦!小女子感激不尽啊!那就下次再见咯!Bye bye!(^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