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星生活

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28929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因与聿同人] - 爱恋 (12)

自虞因失踪至今已经两天两夜了,虞佟他们依然没有一丁点自家儿子的消息。申请搜查令的过程也是一整个困难重重的。为什么会如此的困难?因为有一个比上头权利更大的家伙出现了,并百般阻扰虞佟他们获得搜查令搜秦溟嫣的家。



[ 碰!!] 虞夏的办公桌上出现了一声摔文件的巨响。[ 混帐!搜查令没到手是怎么搜查!] 局里的同僚们一样感到愤愤不平,他们里头有八成人是从小就看着虞因长大的,虞因失踪他们也都担心不已。这时,一把声音响了起来,[ 老。。。老大。] 出声人正是小陈。



虞夏本来就心烦气躁,口气自然也比较差。[ 有屁快放!] 说完就继续低头自资料堆中找线索。良久小陈的声音不再出现,虞夏火了,[ 小陈,你。。。!!] 原本打算破口大骂的人在看到眼前人后噤声了。只见自家兄长不懂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成功获得了搜查令。[ 佟,你?!]



只见虞佟微笑道:[ 夏,搜查令到手了。我们走。] 说完,虞佟便往门口方向走去。虞夏见状赶紧起身尾随自家兄长身后,并同时在心里对自己说等会儿就算拆了整个秦家也非把虞因找出来不可!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秦溟嫣家大门口。。。

[ 叮咚,叮咚。。。] 秦溟嫣打开了自家大门才发现外面站了虞家双子。[ 虞先生?有事?] 虞佟立刻和蔼地微笑道:[ 秦小姐,你好哦!我记得两天前我有来问你有没有看到阿因吧?] 听到虞因的名字,秦溟嫣的眼中闪过了一秒的惊慌,可她很快便若无其事地反问,[ 当然记得,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没看到他?]



这时,虞夏也不打算和眼前人再耗下去,拿出了刚到手的搜查令。[ 秦小姐,我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了。你一直说没见过阿因,可是有人目击阿因失踪前你们是在一起的。基于合理的怀疑,请你容许我们进去搜查。] 秦溟嫣接下来的动作完全出乎双子的意料之外。只见眼前人让开了身子,[ 当然可以,请进。] 并同时把门开的更大些,方便他们进入。



双子对望了一眼后,才踏进秦溟嫣家。尾随在后的秦溟嫣露出了一抹诡异地笑容。



---------------------------分隔线---------------------------



在秦溟嫣家不远处停了一辆全黑的轿车,被捆绑在车后座上的虞因看着虞佟他们进屋,再毫无收获的离开。当眼睁睁看着虞佟他们再次登上警车离开时,虞因终于体会到了绝望的滋味,原本充满期望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这时,在一旁钳制着他的人开口了,[ 哟~~虞同学!原来你的父亲是警察啊?还真要多亏了我老爸的世交----吴伯父派手下来告知,他们在申请搜查令要搜溟嫣家呢。]



骆宇哲再次露出阴狠的笑容,[ 既然你父亲和叔叔是警察,我更加没有放你走的理由了。你说对吗?] 同时,手中的小刀更是慢慢地滑过虞因的手臂,力道还时大时小的,看着慢慢渗血的伤口,骆宇哲笑了,笑得疯狂。



听着骆宇哲的话语,感受着手臂上带来的痛楚,虞因绝望的挣扎着。可是,很不幸的,现在他只要稍微动作激烈些便会感到呼吸前所未有的困难,肋骨处更会传来一阵阵地刺痛。不用想也知道,在对方拳头的伺候下,肋骨没断至少也有裂。看着一旁狂笑的骆宇哲,虞因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分隔线----------------------------



[ 可恶!不是应该找的到的吗?] 虞夏把喝空了的咖啡罐狠狠地摔进垃圾桶。虞佟则在一旁轻揉着自己因生气而发疼得太阳穴。[ 夏,冷静一点。整件事打我们拿出搜查令开始就太顺利了,你不觉得吗?] 虞夏停下了打算抬脚踹垃圾桶的举动,愣愣地看着自家兄长。



[ 佟,你的意思是?] 虞佟把正在揉自己太阳穴的手放了下来,[ 一开始我们申请的困难重重,表示有人一直从中作梗。上头也偷偷告诉我,那个阻止他签搜查令的人叫吴建良,是个官级高他两级的人。他自己本身膝下无子却特别疼爱世交的独子。他甚至把对方视如己出。]



听到这里,虞夏是一整个茫然,[ 佟,那你怎么拿到搜查令的?] 虞佟没有回答虞夏,只是露出一脸灿笑 [ 夏,不要知道比较好哦!] 看着自家兄长罕见的灿笑,虞夏不打算问下去了。这时,虞佟继续开口:[ 而且听说吴建良视如己出的孩子就叫,骆宇哲。]



[ 混帐!就知道这小子有问题!阿因一定是被他带走的!] 说完,虞夏就上车打算冲去骆宇哲家。[ 夏,回来!我们要搜溟嫣家都这么难了,你觉得要搜这小子家会比溟嫣简单吗?] 闻言,虞夏冷静了下来。[ 佟,那我们该怎么做?] 



虞佟跟着上了车,[ 回局里再说。] 虞夏也只得点头附和。



-------------------------分隔线----------------------



为了避免别人怀疑,白天时,骆宇哲依然会前往校园上课。他只会在晚上才虐待虞因。这一天,乘骆宇哲去了学校,秦溟嫣 (杨梓琳) 走进了关着虞因的小房间里。看了一眼被绑在椅子上,手臂上深浅不一的割痕,嘴角於肿还带着血痕的学弟,她心里竟然出现了一丝的不舍。



拿起了随身带进来的水瓶,秦溟嫣轻轻地摇晃已陷入半昏迷的人。[ 学弟,学弟,醒醒。] 在秦溟嫣的摇晃下,虞因总算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溟。。。溟嫣。。。] 开了水瓶盖后,秦溟嫣把水凑到虞因嘴边,[ 学弟,喝口水再说。] 


自被关开始,虞因就没有喝水了,现在的水对他来说好比甘露。于是,他赶紧低下头来喝了几口。看着一身伤的人,秦溟嫣(杨梓琳)开口了:[ 学弟,为什么非要和阿哲作对?秦溟嫣这溅人是哪里好了?为什么你和阿哲都这么喜欢她?]



喝了水的虞因静静地听杨梓琳把话问完后才开口:[ 杨学姐,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那我反问你,你是不是很爱骆宇哲?甚至他把你杀了你一样爱他?] 闻言,杨梓琳以秦溟嫣的样子瞪大了双眼。[ 你知道?]



虞因笑了笑,[ 我知道,因为我看得见。而且,如果不是骆宇哲把你杀了,你不会一直待在他身边对吗?] 杨梓琳的眼泪竟然开始不受控制地掉了下来。[ 对啊!是他把我杀了。可是,我不恨他,因为我很爱他。所有的事都是秦溟嫣的错,是她抢走我阿哲的。]



虞因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杨学姐,溟嫣从来就没有跟你抢骆宇哲,是他缠上溟嫣才对。为了得到溟嫣,他不惜谎称是你先对不起他,自己离开的。] 杨梓琳不可置信地再次瞪大了双眼。[ 你说什么?]



虞因看着眼前人,虽知道会伤了她但也好过一直错下去。[ 是骆宇哲移情在先,还对外谎称是你劈腿。他三番四次找上溟嫣,溟嫣都拒绝了他。所以,从头到尾都不是溟嫣的错,我求你放了溟嫣!斯。。。] 由于太用力讲话,胸口再次传来一阵刺痛,使虞因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听到真相后,杨梓琳一时反应不过,喃喃地开口:[ 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阿哲都在骗我,甚至告诉我只要他顺利得到秦溟嫣就会和我冥婚也是假的。。。原来,一切都是谎言!] 吼完以后,杨梓琳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掉不停。



过了良久,杨梓琳慢慢地止住了哭泣。[ 学弟,我错了。但是,凭我一个人救不到你。你放心,我会找你父亲的。所以,你一定要支撑住等我。] 



看到杨梓琳终于觉悟了,虞因很安慰。[ 我会的,多重的伤我都受过了,我会支撑到你带人回来的,放心。] 杨梓琳立刻往门外走,[ 学弟,你一定要等我。你是好人,不应该有这样的遭遇的,是我对不起你。等我回来。] 虞因点了点头。



杨梓琳前脚刚离开,虞因便重重地喘了口气,视线竟然开始模糊了起来,头一整个昏昏沉沉的,[ 可恶,难道是伤口开始发炎了吗?大爸。。。二爸。。。小聿。。。我还有没有机会。。。] 话还没说完,虞因再一次陷入昏迷中。来不及说出口的四个字是,见到你们。





。。。待续中。。。





闲聊下。。。

又是赶在凌晨一点多把文章吐出来了哦!是说这篇有虐到吗?如果没有意外下一篇将会是大结局了哦!^0^ 这个,杨子琳会成功找到虞佟他们把阿因救出吗?坏事做尽的混蛋---骆宇哲又会有什么报应?故事的最后,溟嫣和阿因又会不会有结果呢?最后,欢迎留言纠正错别字 & 语法哦!^0^当然!有任何读后感一样欢迎留言哦!最后的最后,当然是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咯!感恩,感恩!^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