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星生活

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28929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因与聿同人] - 纠缠 (3)

听到呼救声,虞因抬起了头,看到眼前的情形原本拿在手上要清洗的用具也应声掉到了地上。[ 大哥哥。。。救。。。救命。。。] 只见小孩子的头忽隐忽现地在水中挣扎着。虞因自己并不是很擅长游泳,想转头叫严司和黎子泓帮忙才发现他们走的更远了,似乎在寻找什么。



这时,小孩的声音再度自虞因耳边响起,[ 大哥哥。。。] 眼看着快灭顶的小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虞因脱掉了脚上的运动鞋后,二话不说便跳进河里,边往小孩游近边安慰,[ 不要怕哦!哥哥现在过来救你哦!] 很快地虞因便抓到小男孩的手。



[ 来!哥哥现在带你往回游哦!] 原本一直在挣扎的小孩不动了,而是反手抓住虞因的手,[ 阿因哥哥,陪小山玩嘛。] 听到小男孩的称呼,虞因不禁愣了愣,[ 你。。。!!] 虞因还没问出口为什么小男孩知道他的名字,双脚就开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往下拉!



虞因想放开小男孩的手,可是小男孩抓的死紧,[ 大哥哥,小山等了你好多年哦!] 虞因想开口喊救命,可是嘴巴是张开了,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倒是猛灌了不少河水。就在虞因绝望地以为自己将魂葬此河时,朦胧中,虞因似乎看到了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朝自己游近。



原本紧紧抓着自己的手不放的力道也因为那个人的靠近而消失了。当那个人的手碰到虞因的那一霎那,虞因的意识宣告中断。



-----------------分隔线---------------



半个小时前。。。

[ 小黎,不要对我这么凶嘛!] 在腌制食材的严司非常空闲地和黎子泓闲聊。黎子泓完全不打算回应某法医。生火的同时,黎子泓发现木炭似乎不够用,[ 阿司,木炭不够,多余的你放在那里?我去拿。] 严司头也不抬地说:[ 在那里啊!] 严司指了一个方向。



黎子泓往严司指的方向找,[ 没有。] 严司停下手上的动作,站起身往自己指的方向走去。但是,很快的严司便把木炭找出来了。[ 小黎啊小黎,不是我要说你,你看你?找一个东西都找不到,可见我对你来说很重要。。。]



就在严司打算来一番长篇大论时,冷不防后脑勺被人用力地把了一下,[ 谁?!谁暗算我?!] 只见某魔王一脸黑气地看着他,[ 我。有意见?] 看到来人,严司和黎子泓都怔了怔,[ 虞警官/老大!] 两人异口同声叫道。



两人会震惊是有原因的,因为虞夏原本并不打算出席这次的聚会,可是为什么他会出现?他们同时望向了走在虞夏身后的虞佟。虞佟看到两人的反应只是笑笑地说:[ 夏就问这次的聚会,阿因会不会来啊!我告诉他会,他就跟着过来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严司立刻调侃,[ 老大,你还蛮关心被围殴的同学嘛~] 严司话还没说完,虞夏便以一个超锐利地眼神瞪向严司。随后才跟黎子泓点头打招呼问道:[ 黎检官,你有看到阿因吗?]



[ 被围殴的同学去河边帮我洗用具了啦!] 严司立刻开口。虞夏瞄了一眼河边,[ 人呢?] [ 蛤?老大,我知道你爱子心切,不是告诉了你在下流的河边吗?] 说完严司还看向河边。这个不看还好,一看严司不禁瞪大了双眼,[ 等等!被围殴的同学呢?!] 因为就严司肉眼所看到的,河边并没有虞因的身影。



虞佟和虞夏对换了一个眼神后,立刻往河水的下流跑去。看到两兄弟突然跑起来,严司跟黎子泓赶紧尾随。跑到那里时,他们便看到虞因一脸痛苦地在水中挣扎。虞夏二话不说,立刻脱了鞋子跳下河往虞因的方向游去。



就在虞夏的手碰到虞因的手之时,虞夏清楚听到了虞因身边传来了一个小孩子很不甘心的的声音。[ 讨厌。。。] 随后,虞因便整个人往下沉。虞夏立刻一把拽住失去意识往下沉的虞因,[ 臭小子,洗个东西也会出事!]




-----------------分隔线----------------



虞因被虞夏救上岸后,里面最有医学常识的严司立刻给对方做人工呼吸急救。五分钟过后,虞因吐出了几口河水才悠悠转醒。虞佟立刻冲到自家大儿子身边,担心地问:[ 阿因,你还好吗?]



悠悠转醒的虞因,看到了一脸着急的虞佟不禁愣了愣,[ 大爸?我怎么了吗?] 严司立刻插话进来,[ 被围殴的同学,你刚才差点溺毙欸!你没有印象?] 虞因看了自己湿漉漉的身子一眼后,立刻恍然,[ 对了!有一个小孩子在喊救命的,怎么没看到那个小孩?]



看着虞因的反应在场的四个人脸色不禁一沉,虞夏反应恢复最快,立刻一把打向刚刚坐直身子的虞因,[ 什么小孩子?我只看到一个白痴快被河水淹死而已。] 听到虞夏的声音,虞因立刻转头,[ 二。。。二爸!] 叫完的同时,虞因才发现除了自己虞夏也是浑身湿漉漉地。



[ 二爸,你怎么这么湿?] 虞夏不禁火冒三丈,[ 还不是拜你所赐!] 虞因被骂得一整个莫名其妙,[ 蛤?] 虞佟赶紧做中间人,一把拉住欲踹自家儿子的弟弟,[ 夏,不要激动。] 边回头问,[ 阿因,你人有没有怎样?] 虞因赶紧摇了摇头。



虞因原本还打算问,为什么自家二爸会出现在这里还是少开口为妙。虞因现在心中只剩下一个疑问,[ 小男孩呢?] 唯一合理的解释似乎只有小男孩不是人了。



看着陷入沉思的虞因,严司特地凑到虞因身边,[ 我说被围殴的同学。。。] 虞因刚醒整个人恍神恍神地,[ 严大哥?有事?] 只见严司一脸委屈,[ 你把我的初吻夺走了。。。] 虞因不禁瞪大双眼,[ 严大哥!!!]



就在严司还打算继续玩下去时,虞佟已经很适时地放开虞夏,同时扶起虞因,[ 阿因,我扶你去黎检那里,他正在帮你煮热巧克力。] 原来不知觉中,黎子泓原来早就离开了。[ 哦,好。] 两父子完全不想理会发生在身后的事。





。。。待续中。。。





闲聊下。。。

这一篇某无良法医依然很抢戏哦!为什么我觉得我家阿因似乎被白吃豆腐了?有读者有同感吗?小男孩会就此摆手吗?虞佟他们突变的脸色又意味着什么呢?下一篇如无意外,小阿因会登场哦!有任何错别字&语法欢迎留言哦!有任何读后感一样无限欢迎~!最后当然是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了!感恩,感恩!^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