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优星。
  • 302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犬之目短篇 - 头发(中元节贺文)

说到头发,世上应该没几个人不长头发吧?每个人打一出生,头发就跟随着自己。除非是故意把头发剃了或患病脱落了就会另当别论。世上的头发千百种,有粗有细,有长有短,有卷有直。有些人的发质天生柔顺亮丽,有些却天生油腻不堪。而在这千百种人中有这么一些少数人的存在,他们的稀少程度是亿万人里才会有这么一个存在。


他们的头发天生稀疏,走在路上会显得特别奇怪显眼。所以,他们习惯戴帽子或假发来遮住自己稀疏的头发。这不是病无法靠药物根治,有了假发跟帽子他们也就安于此生。可是,偏偏就有这么一个人不相信命运的操纵,他要逆天而行。


于是,有项他自己觉得伟大非凡的计划正悄悄展开来。首先,他需要大量的真发,如果计划成功了自己的头发将不再是自己的噩梦更可以去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很快地,他锁定了目标。一想到以后的自己不比再为头发而烦恼,他笑了,笑的猖狂。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原本就微弱的月光很快被云朵给遮蔽。寂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嗒,嗒,嗒,嗒。。。] 只见一名长发飘逸,正值花样年华的女孩不停地往前狂奔!


而尾随女孩的是一个行走的不疾不徐的黑影,仿佛眼前的女孩注定是个美味的猎物。恐惧不断地在心里提升,急得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流出。因突然踢到路上的小碎石,一个趔趄女孩跌坐到地上。[ 你。。。你是谁!你想要干什么?!] 眼前的黑影在街灯照不清脸庞的角度下,嘴角愉快地扬起,一步一步往不停后退的女孩逼近。


倒影在女孩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瞳中是个奇怪的男人,男人的五官没有问题,跟普通人无异。怪就怪在他的头发,稀疏中又带点淡褐黄色,硬要形容有点像魔戒里那只咕噜的头发。只见男人笑的很开心,[ 小姐,恭喜妳即将成为我的收藏品之一。] 随即手中亮出了一把利刃。


----------------分隔线---------------


这天大清早的一下楼跟预想中的情况一样,面对尹灏硕的是空旷的客厅,空气中还传来了丝丝一整晚客厅无人气的凉意。裘韵倩跟裘煐烽都不在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他们都留在局里熬通宵了。


大致情况尹灏硕也不是很清楚,因为那时候他刚好大考缠身,只知道社会又不平静了,因为发生了好几起连环凶杀案。那些案件的共同点都太明显了,清一色是女死者之余,都是被割喉放血,而最重要的一点是。。。


[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突然的专属铃声中断了尹灏硕的思绪。


尹灏硕从裤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也不看来电者,接听后劈头就是一句,[ 亲爱的袁夏阳,袁大哥哥你大清早找我干吗?今天早上不是没课吗?笔记昨天也借你了。]


只听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几声干笑,[ 呵呵,阿硕啊~你这是什么话?没课也可以找你的不是吗?]


尹灏硕不禁在心里暗想,我绝对不相信这小子没课,笔记也借走了还会主动来找。。。


果然不出尹灏硕所料,只听见电话另一端再次开口:[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冬霜今天死活都要去两个星期前发生变态连环凶杀案第一次命案的那个地方拍照拿题材说什么是她灵异社团要的报告。]


尹灏硕微微挑了挑好看的剑眉,[ 所以?] 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十之八九是叫我这个名义上的干哥哥代劳看顾。


只听见电话另一端支支吾吾道:[ 呃。。。原本应该是我这个亲哥哥看住那臭丫头的,可是。。。可是。。。]


[ 可是,你跟阿明那班球友有约了,又担心冬霜会碰上什么危险。放他们鸽子又不是,不陪冬霜也不是,只好来找我求救。] 尹灏硕轻叹了口气替袁夏阳把话说完。


[ 呜呜。。。阿硕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我的“困境”你都明了。] 电话另一端的袁夏阳早就感动的热泪四溢。


[ 废话少说,冬霜几点会去?还是要我去接她再一起过去?] 面对袁夏阳这种死损友尹灏硕只得自叹倒霉。


是说,一个女孩子家要去案发现场他终究不是很放心,所以也懒得跟袁夏阳继续聊下去,问明重点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分隔线-------------------


骑着机车到达袁夏阳家门口时,只见一个一头秀丽长发被束成高马尾型,样貌跟袁夏阳有八分相像,胸口挂着一个专门用于拍摄照片的高级照相机,充满阳光味道的女孩站到在门口前。


听到机车的声音女孩立刻漾开甜美的笑容跑了过来,[ 阿硕哥!你来啦!]


尹灏硕缓缓地停下机车拿出了一早就准备好的头盔,[ 对啊!夏阳那死小子最后一分钟才通知我,冬霜抱歉。] 


袁冬霜笑笑地摇了摇头,[ 阿硕哥没做错哦!是哥啦!为了打球把我两天前托他的事忘的彻底,坏人!]


接过头盔带上后,袁冬霜跨坐到机车后座上。确定身后的人坐稳了以后,尹灏硕才重新开动机车踩油门出发。


一路上,他们有说有笑的,气氛还算轻松,袁冬霜不停诅咒自家哥哥最好在比赛中输球,这惹得尹灏硕原本出了名的冰山脸也不禁笑开来。很久以后,袁夏阳才知道原来放自家妹妹鸽子那天会输球输得这么凄惨的真正原因。


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到达了案发现场。


只见案发现场早就被警察专用的黄色封条给拉起,原来案发现场是在算半荒废的老旧排商店的暗巷发生。原本就只有寥寥几家商店在经营,自从发生案件后,店主都选择暂时闭门不做生意了。


白天都已经没什么人气了,晚上简直就跟荒废了的地方没两样。难怪凶手会选择这么一个地点来痛下杀手。接下来凶手似乎对这种快荒废的地点很满意,而后几个女死者也是在一些人烟稀少的地方被偶然发现。


微风轻轻吹送着,混杂着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虽然案发现场已经处理过了,可是,那些血液似乎顽固地吸附在柏油路上不肯散去,就像现在站在不远处呆望自己陈尸的地方的女孩。虽然样貌朦胧不清,但是看的出生前是个可爱的女孩。


过重的怨念,逼使她留在出事的地点迟迟不愿离开。


看到这种情景,尹灏硕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对袁冬霜说:[ 冬霜,要照相快些吧!] 


[ 是!] 袁冬霜立刻对尹灏硕敬礼后,抓着相机跨过封条,进到案发现场拍照。


原本正在专注拍照的袁冬霜感觉到自己束成高马尾的头发突然散开来,原来绑发圈突然自己断开了。使袁冬霜的及肩乌发如瀑布般散开来。


不远处看到袁冬霜的状况,尹灏硕立刻快步走来,[ 冬霜?还好吗?]


快速以不同角度拍多几张照片后,袁冬霜总算把头抬起来,[ 阿硕哥,没事哦!发圈自己突然断了而已,可以回去了。] 边说边笑着把尹灏硕往封条外面推。


离开前,尹灏硕抬眼望了眼女孩灵魂的所在,此时的女孩,气场完全改变了。灵体四周透露着一股代表着哀怨的黑色气息。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女孩原本呆愣的目光现在充满了愤恨与杀机,女孩狠狠地瞪住同一个方向。


尹灏硕知道出问题,可是现在的自己赤手空拳,他也不知道打不打的赢对方,还是把冬霜带离这地方安全点。因为他相信冬霜的发圈突然断裂,绝非偶然。


是头发,一个激灵自尹灏硕脑海中闪过,之前那些女死者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头发连着头皮被凶手残忍地切割下来,冬霜的头发似乎被盯上了。自己要更加小心才行,毕竟冬霜的安全比起对付凶手更重要。 



快速离开现场后,尹灏硕让袁冬霜帮忙拿出手机打给了自己舅舅---裘煐烽。


很快地电话接通了,[ 舅吗?这里是阿硕,凶手重新出现在在第一案发现场。。。] 正在专注于驾驶跟通话的尹灏硕,完全没发现到后面尾随着一辆黑色轿车。


而黑色轿车的车速似乎正在逐渐加速,等尹灏硕反应过来时,轿车已经狠狠地撞上机车尾部。因冲力关系,尹灏硕跟袁冬霜都摔向马路旁。


完全不敢怠慢,一个翻身尹灏硕已经站了起来,同时把袁冬霜护向身后。


这时轿车也已经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男人的手中同时多了根棍子。尹灏硕只看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怪怪的,五官中有个地方不属于他。是什么呢?那违和感一时还真的说不上来。


只见男人温和地开口:[ 小子,那女的留下。你可以走了,没你的事。] 


尹灏硕定睛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男人身上竟然有无数冤魂环绕着!其中一个正是刚才在暗巷中看到的女孩。


看尹灏硕一动也不动地盯着自己看,男人不耐烦了。[ 小子你滚不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时,尹灏硕冷漠的脸庞微微泛起了笑意,[ 你就是少女头皮被割连环凶杀案的凶手。] 尹灏硕终于发现眼前男人的违和感在那里了,是头发。一个中年男人不可能拥有一头如乌丝般的黑发。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嘲讽的笑意取代了,[ 是又如何?你能拿我怎么样?你身后女孩的头发今天我是要定了。而你竟然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说该怎么办好呢?] 男人一步步往尹灏硕跟袁冬霜所在的位置逼近。


这时,尹灏硕低声对身后的袁冬霜说了什么,只见袁冬霜慌乱地点了点头。


[ 就是现在!] 尹灏硕突然喊了声,袁冬霜立刻拔腿往后跑。


看着快到手的猎物竟然打算跑了,男人一点犹豫也没有把手中的棍子狠狠地往袁冬霜的背影抛砸!尹灏硕完全没想到男人会来这招,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棍子砸向袁冬霜的小腿上,一个踉跄,袁冬霜往前扑到。


男人还在庆幸猎物跑不成了,完全没发现到身边那小子的不对劲。只见尹灏硕微微低着头冷冷地吐了几个字,[ 你、还、是、不、是、男、人 ] 一个箭步尹灏硕冲到男人面前给了措手不及的男人一个狠狠地过肩摔。


被摔这么一下,男人知道自己今天遇到强手了,一个转身打算往自己的黑色轿车钻。


可是,尹灏硕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就在他距离自己的轿车还有两步之遥时,一个漂亮的凌空回旋踢狠狠地踢向对方的后脑勺,男人终于应声倒了下来。 


这时,警笛声由远至近传来,裘煐烽的小队也及时赶到了。一下车看到的是已经被自家外甥打趴的凶手,双眼紧闭昏死在那里。[ 阿硕,早知道找你来破案好了。] 


听到裘煐烽的言论,尹灏硕不禁白了自家舅舅一眼,是!你最好别让妈听到,她不宰了你我跟你姓裘。


[ 舅,可能要麻烦你送我们去趟医院了,我的车被撞烂了,冬霜的小腿被那混蛋砸伤了。] 说完,转身把冬霜打横抱起往裘煐烽的警车走去。


[ 那个。。。阿硕哥我可以自己走啦!] 袁冬霜挣扎着打算从尹灏硕的怀抱下来。


[ 丫头,别逞强了。脚肿得猪头似得怎么自己走?] 尹灏硕轻声说道。


[ 可是你自己也有受伤不是吗?抱着我会压着你伤口。] 尹灏硕轻挑眉毛,奇怪冬霜如何得知自己受伤。的确刚才摔车的时候为了护住袁冬霜,自己的右手臂被磨掉一层皮了。


[ 我的是皮肉伤不碍事,倒是我比较担心妳哥知道妳受伤会不会宰了我。] 这时,他们已经坐到警车中了。一想到袁夏阳知道自己宝贝妹妹受伤那杀人的神情,尹灏硕就头疼了。


袁冬霜只得安慰,[ 阿硕哥放心,我哥我会应付的。] 说完还调皮地眨了眨眼。


尹灏硕只得苦笑地点点头。





。。。完。。。





闲聊下。。。

太好了!终于赶在凌晨把文章打完了,原本不用这么赶。就当替友人找到工作庆祝好了~^^ 第一次以短篇的方式写了篇非因与聿同人的中元节贺文,不知道各位读者喜欢吗?有任何读后感的欢迎留言哦!有任何错别字&语法要纠正的也是欢迎留言告知。最后,当然是感谢愿意花时间进来点阅的读者大大们咯!感恩,感恩~^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